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孝看】天下

感受人生,享受乐趣

 
 
 

日志

 
 

孝媳眼中的葬礼【一】  

2018-05-16 08:27:18|  分类: 民风民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公的二妈今年46岁,因得糖尿病,肾衰竭,医治无效,于10月30日早上5时多去世。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是有些惊奇,有些难过,虽然二妈一直有病,可没想到会这么快,她一儿一女,女儿去年刚刚出嫁,还没抱上外孙,儿子还不满二十岁,她就这样早早的走了。

  说来我与二妈的感情并不深,从我嫁给老公,就知道二妈有病,一直吃药。二妈信基督教,每逢时日,就会上教会。虽然我和二妈一个村,可并不经常去,平日上班,放假了带儿子,只在过年过节才上二妈家去,只记得每次去的时候,二妈对我都很好,会让我吃点心、水果,我也只是坐一会,就走了,并不多留。

  按照村里的规矩,我是这家二妈的儿子辈唯一的媳妇,得披麻戴孝,而且是重孝。这可难坏了我,成家后,我只参加过一次葬礼,是老公的外婆的,因为人很多,我又是孙媳妇,就跟在其她人的后面,不是不伤心,而是不会哭。可是这次,按照村里的规矩,我得领头,因为二妈太年轻,她的下辈都还小。我是10月30日晚上上完课上二妈家去的,本来我得哭丧,可是我想与其哭得让人笑话,不如不哭,于是就没哭,到那看看就回去了,老公守了一夜的灵。

  第二天早上七点入殓,就是把二妈放进棺材,我早上起来早早地过去了。入殓时要求本家的亲人在场,其他人不得入内,我当然在场,昨天就想掀开看一看闭上眼的二妈,可是没敢,今天看到了,二妈被抬进棺材,头两边放着她的上衣,脚下放着她的裤子和鞋,头上戴着一顶平顶白色圆帽,脚上穿着一双花鞋,眼睛安详地闭着,看上去很平静,身上的衣服很宽大,一身套着一身,听人说二妈穿的是年轻人的寿衣,看上去是白底碎色花。这是我第一次看入殓,想着二妈多好的一个人,就这么突然一声不吭了,而且要被放进棺材,埋在地下,就很难过。想着自己的亲人和自己终有一天也会如此,泪水就刷刷往下流。原来我也会哭的。只是这时候还不该哭,二妈的衣物还没有被装完。过了一会,装好了,棺材口被盖留出一小块,可以看见二妈的脸,是留给二妈的远处亲人来时看的。我真傻,想哭的时候又不敢哭,可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哭,那我只有看老公的妹妹了,她公公前几年去世了,她知道。这不,她哭了起来,我也很伤心,眼泪不住地往下流,可就是没声,没办法,出不了声,就这样让它流吧。于是,别人大声地哭,我无声地哭。一会,有人劝我们了,我就停了,可是妹妹还哭个不停,也许是她与二妈的感情深吧,我就去拉她。

  起丧前,又要哭一阵子,看着妹妹和其她的人哭得好痛,我难堪极了,即没有眼泪,也没有声音,没办法,我就站在那不动,还是婆婆好,把我头上的白布放下,这样我哭不哭别人就看不见了,可不知为什么,这会竟然伤心了,大哭起来,因为马上我要领头的,全村的人都在看着,听着,不哭都不行。也许是被逼出来的吧,因为是重孝,我要被人搀着,就这样,我大哭着,搀我的人让我转身,我就转,让我跪下,我就跪,终于出了村,可以不哭了。唉——,有了第一次,后面的事就好办多了。

  今天总算是闯过了一大难关,也算是学会了一大本领,以后如果有丧事,我不至于这么怕了。

  二妈,安息!逝者已逝,二叔,好好活着!堂妹堂弟,节哀!好好活着!
凌晨两点半被叫醒,公公去世了!起床等待,已经叫来了帮忙的人,为他穿好寿衣,收拾完堂屋做灵堂我才可以进去.有人剪去我左鬓角的一绺头发,一直忘记问是有什么说法.

  弟媳来了,我们和兄弟俩跪在灵床两边,哭泣,陆续有人来吊唁,烧纸钱,不停地向他(她)磕头谢礼!过了中午,送去火化,哭着送上一程;下午接回骨灰盒,放进石棺里.家人和问事的人(村里负责帮忙办丧事的人)一直商议后事如何办,何时办,最后定在年初四,请唢呐和礼炮,最后一次的风光.

  直到初四办丧事,棺前的香一直燃着,长明灯的油燃完了要换上蜡烛,也要一直燃着,晚上兄弟俩要陪灵,续香和蜡烛,轮流睡一会.看兄弟两个太累太困,便和他们一起陪灵,我陪一会可以回自己房间睡,他们要一直在旁边.坐在旁边,不觉得害怕.

    每天晚饭后和早饭前,村里人会来烧关门纸和开门纸,烧纸钱时四个依然分跪在两边哭泣.

2009.1.29(初四)

    一大早起来,把准备好的孝布带在头上,系在脚上,我和弟媳左鬓角用头发和麻绳编成小辫,后面还系上白纸做的碗,堂弟媳系的是白纸做的盘子,其他女亲属都是纸花.兄弟俩腰上和脚上系的是麻绳,披麻带孝.这样的场面只让人觉得悲切,没有人会笑话这样的装扮.

    女的跪在堂屋里石棺旁边,男的跪在院里的灵棚下(称跪棚),有亲戚来了要随着唢呐去接,在灵棚下一遍遍地行礼,谢礼.客人都来过了,唢呐要吹天鹅(说是会惊动天上的仙鹅,以让它们免去死去人的罪孽).我和弟媳跪在灵棚下,唢呐要吹出天鹅的叫声时磕三个头,吹三遍,磕三遍.

    吹完天鹅就该下葬了,盖棺,出殡,石棺抬到街上,有人念悼词,此时长子要将一陶盆摔碎.一行送葬的人跟在石棺后,走去坟地.贡品,石棺下葬,掩埋之前,亲人要绕坟一圈,手抓一把把的黄土撒在石棺上,最后一把要带回家,放到粮仓里.

  下午,长子到坟前送灯.尔后抬了贡品,纸做的楼房,箱子等,再到坟前去摆贡品,烧纸楼.至此葬礼结束.
不知为什么一下子想起了过去的一些往事。

母亲是在一个深秋的下午离开我们的。丧事办的很快,到晚上八点左右我们已经下葬回来。记得回到母亲住处的时候,家里有父亲,保姆和我们姐妹三人的孩子,几个亲戚也在。见我们回去,大家又开始哭。尽管父亲有时糊涂,可此刻父亲竟是如此的伤心,他知道,母亲永远的离开他了。一个人的离去,会把悲伤不很均匀的分配给亲人,有的人还没有能力接受它。我们痛哭的时候,孩子们也跟着哭,她们也许是被吓着了,也有一点影影绰绰的悲伤。而在我的眼里,母亲的离去,实际上就是我世界的某一部分在消失。而今,父亲和母亲都已离我们而去了,我不知道在我孤独失意的时候,在我遍体鳞伤的时候,我该去向哪里,我从此便没有了家,就像脚下没有了根基。父母的离去,逼迫我去长大,我知道我已孤立无援,我知道独自看护自己是多么的困难。

四年前的夏天,公公去世了,这是我的双重父母中第一个亲人的离去,我们在老家住了一个星期。

公公去世的时候,只有61岁,患有心肌梗塞,两个月内先后住院三次,在一个夏天的夜里,离开了。这个结果是我们事先没有预料的,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公公会这么早的离开我们,留下婆婆一人孤独的守着公公留下来的院子。公公含辛茹苦一辈子,把三个儿子养大成人,两个儿子都已大学毕业,到了应该享受的时候,却静静地走了,走的那样的突然,就在那天早上还有说有笑的和病房的人说话,可是吃过早饭,就一下子不行了,昏迷着直到下半夜。没有留下一句话,是想让孩子们去猜测他最想说的话吗?我们知道公公还有太多太多的牵挂。除了悲痛,还是悲痛。公公也是在当天下葬的,下葬后,三个儿子和儿媳在家里又住了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让我第一次经历了以前从未知道的事。

公公去世的当天,儿子媳妇在堂屋守灵,要跪着。堂屋地上铺着很多麦秸,我们就跪在上面。来了吊唁的人,我们要哭着迎出去,然后给来人跪下磕头,等来的人把我们搀起来再一同来到堂屋,给公公磕头。接着还是哭。就这样进出了不知多少次。在下葬以前,还要去场院举行一种仪式,叫“泼汤”。去的时候有人在前面带路,提着一个罐子,里面盛着小米汤,走一路,潵一路。

去场院的路不是很近,大约要走十几分钟。其实也不是很正规的走,三个儿子和媳妇走在“泼汤”人的后面,手里拄着哀杖,这哀杖我第一次见过。很短,不足三十公分长,我们走的时候,要把腰弯的很低,不然哀杖就不能点到地上。我们一路弯腰走着,一路哭着,到场院还是跪着,有人操持着行礼的一些事,说真的到现在我也说不太好这是怎么一回事。只记得最后一次大哥到场院前面给公公“指路”。有人把大哥搀到凳子上,大哥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主事的人让他说什么,他就哭着说什么。每次都要行礼近半个小时,这样先后去了三次场院。儿子,媳妇,披麻戴孝,在众多观看人的眼里,在一片片的哭声里,在一阵阵的悲痛里。悲痛,彻底的悲痛,那天下午,我哭的不行了,手指不能伸开,全身发木,躺在地上。有人把我抬到床上,掰开我的手指,有人去给我找药 ,好像是拿来了一瓶藿香水,让我喝了。过了一会感觉好些了,我急忙下床,又跪在地上。按这里的风俗,父母去世的几天,子女不能上床睡觉,也不能坐着吃饭,这些天我们都是在地上睡的,在麦秸上铺上被子,我们躺在上面过夜。吃饭也是跪着吃,不能坐下,后来我才发现,这几天下来我的膝盖已经又青又紫了。

前几天丈夫的伯父去世,我们又一同回乡下老家,见到这种场面不由得又让我想到公公去世的那些日子。

母亲的丧事,比起公公的丧事,简单多了,真的简单多了。为此我也生出了一种很愧疚的心情。这愧疚曾在我心里持续了好长时间,也不能和其他人说起,包括我的姐妹。究其原因,我们毕竟不是当地的人,家乡的风俗和这不一样,还有在这里我们没有别的亲戚,除了父母的几个儿女亲家,也没有惊动其他的人。后来我一直想了好长时间,觉得对逝去的亲人,最重要的还是在他们活着的时候,让他们活的舒心,这才是最好的孝顺,到了他们离开的时候,心里也不会再有太多的遗憾。

  在这静夜里,不由的又想起了很多往事。人或事,都已远去了。唯有记忆,常常会跳出来,在我的大脑里,在我的心里,抑或在我的梦里出现。我知道,有些往事并不如烟。
孝媳眼中的葬礼(一) - 太阳 - 【笑看】天下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