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孝看】天下

感受人生,享受乐趣

 
 
 

日志

 
 

我的婆婆走了  

2018-05-14 20:38:22|  分类: 民风民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经过两位奶奶,外公和外婆四位老人过逝的人,尽管当时年龄不大,但许多女人必做的工作我都烂熟于心。

比如:在没入棺时,晚上儿子儿媳必须警醒地守灵,以防小猫老鼠之类的小动物撕咬尸体的器官等(这种事在家乡有过发生)。再比如,作为媳妇,不仅打理全家及亲朋好友们的不同辈份人的不同孝服,还得做够老人三年祭祀时用的一些纸货,象金山、银山、金元宝、银元宝、摇钱树、钱搭、纸筷等等。还有,老人灵前的长明灯自点亮后不能熄灭,否则不吉利。还有老人灵前的三碗供饭,必须每天早晚各更换一次,换掉后全部倒入灵前桌下的砂锅里,这个砂锅是最后出殡时媳妇“摔砂锅”时用的,所以得计划着做那一生两餐的三碗面,不能太多,尤其是七天的饭食,要是多的话就会把砂锅溢满或者没地方倒换,这是不允许的。还有一件事就是做素馅偏食(许多地方称为饺子),因婆婆是女性,得做一百一十个饺子再加上五个里边是五谷杂粮的素馅生食饺子,包这样的饺子都得象月牙状,只是那五个里边之一的生食饺子必须做成捏了花边的圆形状,形状象太阳。一百一十个饺子是下葬后孝子们吃的,那五个生食的饺子则是需在墓前摆成月亮围着太阳状永久供奉在婆婆墓前的。

不用说,自婆婆去逝后,我们约定晚上必须最少有四个人守在老人身边,做为家里老大,我与老公是不能轮换的,只是每天搭配小姑子或者小叔子或者姑爷们凑够四个人守在婆婆的身边,一是怕猫和老鼠之类的小动物骚扰,二是怕晚上起风时把长明灯吹灭,晚上根本不敢合眼,最好的办法也是两个人轮流着守护。

在第三天,我们专门租了“恒温棺”(插上电后里边就一直保持固定的温度),这样有很多好处,一是晚上大家不用一直提心掉胆地不敢合眼入眠,尤其是我们做儿女的,白天还得应对许多人许多事,晚上再不合下眼几乎不能支持下来。第二个好处就是不用担心高温天气,因棺里边总是适合婆婆当时状况的恒温。还有一点特别让我们担心不能好好睡眠,那就是长明灯,不管怎样,我们做儿女的总得入乡随俗,聪明的大姑姐姐夫竟然做了一盏酷似长明灯的小电灯,我们不说,竟然谁都没有看出来。这样,晚上大家的睡眠时间大致有了保障,白天自然也不用再操心长明灯出现差错,省下心事我们都扑在为老人做其它一切的事情上。

第四第五第六天,我做主角,小姑子们帮忙,用了三天时间做了两盆牡丹摇钱树、两盆菊花摇钱树、一盆风凰盘银山、一盆金山菊花黄、数百条纸筷、几十个钱搭钱袋,还为100余“哭杖”缠了白纸穗边加带一条“纸筷”系在上方(老公家叔伯姊妹兄弟多,有百十号“孝子”,出殡时每人都得有副“哭杖”拄着)。那三天,白纸、彩纸不知用了多少张,老公全家人都不会做那些“古老”的东东,全凭我这个从小就爱学这学那的“全把手”来剪来做。“剪”是门功夫,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熟练的,因为做的多,一剪刀下来可能是十来个“纸筷,可能是十来片折花的叶子,可能是十来朵花的模型,这样,就能供应上四个小姑子帮忙做一些诸如往纸筷中间贴金银块,贴下边的彩带及上边的“拎纸”;诸如把我剪成的花模扎起来撕开成花形等,我还得做许多零碎的工作让它们最后成型,比如,把花的叶子用手绢夹在中间放在桌子上两手各执一端使匀劲压出叶子的“叶脉”然后插上花粘好,再用竹篾插在包装好的泥墩上,之后再包装成成品的摇钱树等......待第三天做完我计划做的全部纸货后,我的十指差不多全部被缠上了创可贴,不能湿水,沾水,偶然洗点东西沾点水都会疼得吃不消,手都粗糙得不能摸,简直不象自个的手。

天生就是忙碌的命.本来,几十年前奶奶教我扎花剪纸的手艺只是想让帮她们做些活计,没想到竟然把它全都用在婆婆的葬礼上。不过,我一点都不后悔为婆婆做了那么多且把手弄出许多伤口变成现在不堪的粗糙,那时的我就一个想法,我一定要把婆婆的丧事搞妥当办妥贴不让外人说三道四,我一定要让总是低调的婆婆安然平静地一路走好......
第七天,是火化的日子。大清早,在“阴阳仙”指点下,我们把“恒温棺”挪去,最后一次给婆婆整理妆容,我轻声的对婆婆说:“们,不孝儿媳最后一次给你洗脸梳头了,您老一定放心地走好!”之后,我又往婆婆手心里放一“如意棒”,很奇怪,摸着婆婆冰冷的手,并不如我想象的那般僵硬,而是软软的,我放“如意棒”在她手心,然后帮她弯曲手握住,她真的就握住了,我这个人本不迷信,这时,我竟然认为婆婆在给我面子帮我做好她身后的一切。我再次让儿子过来握住她奶奶的手做最后告别,孩子摸着奶奶的手不停地流泪。

早上八点半,我们准备好了一切车辆,火葬厂的灵车准时到来,婆婆被几个执事的人安放在担架上抬到灵车上,身后的亲人们又哭成了一团。

到了火葬厂,我们先在殡仪馆为婆婆举行了“告别仪式”,哀乐响起,全体亲人为婆婆首先默哀三分钟。之后,瞻仰遗容,男孝在前,女孝在后,当我再次走到婆婆身边,最后一眼掠过我亲手给婆婆穿上的金色披风、大红的锦缎棉衣,脚上蹬着的一双蓝色绣花鞋,依然一动不动躺在殡仪馆的推车上时,我突然又忍不住失声痛哭,又一拨哭叫声响彻整个殡仪大厅。可是,任凭我们怎么哭喊,婆婆怎么也不再睁开她慈祥的眼睛,仍一动也不动地安祥地闭着眼睛静静地躺着。

火葬厂的工作人员来了,狠心地撇开我们哭叫的亲人,婆婆被无情地推进了火葬间,老公在火葬者名簿上签字,我们所有亲人均扒在外侧走廊的地上哭喊着老人,几个小姑子更是哭得死去活来。我在火葬间外仰望没有一丝云朵的天空,不知道婆婆的灵魂此时已经走到了何处。那一刻,我竟然冒出一个奇特的心愿,只愿婆婆能死而复生,从火葬间微笑着向我们走来。

一切的一切均不随人愿,当我的老公低头默默地抱着一盒子出来后,我明白,老公抱的是婆婆的骨灰,婆婆此时已进入天界,永远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亲人们再次哭喊着揪着老公,都想再次感受一下老人的体温。那一刻,天昏地暗,仿佛天塌地陷。

老公抱着婆婆的骨灰走在前面,我拉着儿子的手,跟着,跟着,感觉这一段路程如此的艰难。只到我们坐上老公的车子时,老公本无表情的脸开始边哭泣边念叨:“们,咱们回家啦,你不孝的儿子抱着你呢,不要怕车摇晃,你就安心地靠着儿子睡吧。”我的眼泪再次喷涌而出。

到家了,家里帮忙执事的人早已搭好了在街道上的灵堂,灵堂对面也搭好了戏台,晚上请县豫剧团为婆婆唱戏。

“阴阳仙”接过老公手中的骨灰盒,然后在灵堂里的棺材中撒了些炉灰,之后在炉灰上铺了一红棉缎的褥子,又依次铺上婆婆的另一件金色镶珍珠的五彩披风、大红锦缎棉袄、内衣、蓝色锦缎裤子、内裤、蓝色锦缎锈花鞋、镶满珍珠玛瑙锈着彩凤的帽子。又将婆婆的骨灰依次放在相应的地方,最后把衣服及披风掩住骨灰,又盖上了一床红缎锈花的棉被,好似又恢复了婆婆没去火葬厂时的样子。看着“阴阳仙”做的一切,婆婆的孩子们一个比一个哭得悲痛。

婆婆走后第七日的晚上,在当地是最为热闹的,一边是全体孝子披麻带孝守灵,一边则是豫剧团的戏班子唱大戏,戏的名字我记不住了,只听到台上台下一片哭声。

我太累了,头疼欲裂,老公心疼地让我吃了药枕着她的腿睡眠一会儿,好像过去了很久很久,突然我看到婆婆从棺材里微笑地向我走来,她对我说:“孩子,你辛苦了,别挂记我,我一切都好。”“们,们,”我大叫两声爬起来,大家看着我都以为我是在做梦,可我竟然突发地意识到还没给婆婆做下葬时供奉用的五谷杂粮的饺子和孝子们吃的一百一十个素馅饺子,莫不是婆婆托梦暗示我还有没做完的事不能睡觉?心里一激灵,不顾老公叫喊我,带了二小姑子回家让她先和面,我去拿了颗大白菜切了,炒了五个鸡蛋,剁碎后放了调料拌匀,做成一盆素馅。之后小姑子擀面皮,我包饺子,又用了一个多小时分两笼蒸了一百五十个饺子后我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当再次回到婆婆的灵堂躺在老公身边时,我竟然睡得很舒服,很舒服......
一觉醒来,清晨六点了,天已朦朦亮,赶紧起来准备婆婆灵前的最后“一顿饭”,这是婆婆走后的第八天,是婆婆出殡的日子,也是她老人家在家里呆的最后一天。

这一天,我们全体孝子的主要任务是专心致志地守灵护灵,其它的一切杂务都事前安排妥当,让本家人全手操持。特别是起灵后的一切程序,也都做了周祥的布置。诸如开追悼会的时间地点及程序安排、起灵后孝子们的各项分工、街坊邻居摆设的祭桌前的程序安排、各种车辆顺序及功能的安排等等。

清早吃过饭,“阴阳仙”便提醒我们在“殓棺”前准备一些婆婆生前喜欢或者爱好的东西,以便在“殓棺”之前放进棺木里婆婆的身边。老公的兄弟姊妹们你一言我一语哄作一团,半天竟然没有人想出来婆婆生前到底喜欢什么。突然,我那大姑姐扒在棺木边的地上“哇”地大声嚎哭道:“们呀,我的们呀,我们这些做儿女的竟然都想不出来您这一辈子到底喜欢什么呀?我那可怜的们呀,你快告诉我们呀?......”

我突然想到婆婆生前唯一也是我印象中她会玩,且跟全家人玩起来挺开心,尤其是跟她那孙子玩时特别开心的那副24张的小骨牌,我跟大家说:“咱‘们’不就喜欢那副小骨牌吗?今后要是咱‘们’不玩它谁也不会再碰它了。”“对对,对对对对,咱‘们’还就是喜欢那副小骨牌,我们快去找”。

“我记得咱‘们’每次玩罢小骨牌总会放在一塑料袋里然后搁在她床前的被柜上方。”几个小姑子还有姑爷听完我的话赶紧回家翻找,最后竟然没找到,只是四小姑子在婆婆床头找到了一只下边带气眼一捏就叫的小塑料玩具狗,“嫂子,我找到一件好东西,咱‘们’一定特别喜欢。”“这,这,这不是你那侄儿小时侯的玩具吗?”“是呀,我记得咱‘们’一直把它放在床头,可能吧,天天看到这个小狗就象见到她的孙子一样,这都多少年了,你们看,现在一点都没变样。”

听了四小姑子的话,看着那完好无损的玩具狗,一直在他奶奶棺边呆站着的我那傻儿子竟然眼圈一红泪水顺着腮帮子不停地往下掉,老公也流泪了,我的眼泪也不听话地喷涌而出,几个小姑子也开始抹泪。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平时不爱说话的二小姑子说:“咱‘们’平时特喜欢看电视剧,这几天正在看地方台播的《特殊使命》,才看了十几集,咱‘们’走那天还跟我提这个电视剧怎么怎么好看呢,现在她不能看了不知道会有多急呢。要不咱给咱‘们’买一套《特殊使命》的光碟放进去?”“不行,咱‘们’不会弄光碟,再说还得有播放的设备呀,要我说,干脆到过五七时咱们做些“纸货”,比方说电视机、VC机、光碟等,这也算是随了咱‘们’的心愿了。”几个小姑子你一言我一语的,听着好象是婆婆只是到了另一个地方,并没有去逝。

我无言地走回了家,又走进我特别熟悉的婆婆的房间,象平时婆婆一样,顺手往“被柜”上方一摸,便摸到了那副24张的小骨牌,我用新的塑料袋重新装上包好了拿了出去,大家象是看到稀世珍宝一样抢了去,然后倒了出来撒在婆婆棺木边的席子上,老公的兄弟姊妹六个加上小字辈的几个孩子,你摸着我捏着他看着,眼睛都盯上了那些小骨牌。在老公提议下,大家四个人一班,轮流再次象跟婆婆玩时一样,用玉米籽做筹码,每人玩了一轮。

上午八点左右,“阴阳仙”又来问我们有关殓棺的准备工作,还问了我们准备放给婆婆在棺里的东西,儿子突然把小狗抱得紧紧的不让往棺里放,我明白,儿子是想带回家去,今后看到这个玩具小狗就象是看到了她的奶奶。事也凑巧,“阴阳仙”看到小玩具狗说,这个吧,孩子留下挺好,做个纪念。并特意说:“那个玩具小狗尽管是塑料做的,但小狗毕竟是有毛的动物,按理说不能往棺木里放有毛的东西。

最后,“阴阳仙”再次问大家准备往棺木里放什么?大家一致建议把小骨牌放进去,“阴阳仙”听了大家的“说法”后觉得放小骨牌的主意不错,这样,她老人家就可以在她的空间自在开心地玩,无忧无虑地玩......
早上八点半过后,亲戚朋友街坊邻居前来吊孝的络绎不绝,小姑子们的婆家、小叔子媳妇和我的娘家人也都悉数赶来。

  我娘家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那天,大妹及妹夫特意从外地赶回来、在上海出差的弟弟也在当天赶了回来、弟媳和小妹也都专门在繁忙工作中请了假,特别是小妹夫特意请了两天的假利用他在电视台工作的优势从婆婆火化到婆婆出殡一直帮着摄像。两个妹妹、妹夫及弟弟、弟媳如数到齐,并且代表我们爸妈均为婆婆的丧事行了一份“大礼”,让当时经济正极度紧张的我很受感动也倍感支持,同时更加觉得血浓于水,更加理解并懂得至爱亲情的无价与珍贵。

  时间如白驹过隙般过得飞快,转眼近十点时分,婆婆的“娘家人”也按时到来了。按当地的习俗,办丧事时,逝者的“娘家人”最难“侍奉”,因他们是专门来挑毛病的。所以,当地爱看热闹的大都冲着这一点而来,因仅从逝者的儿子及媳妇们请不请得动“娘家人”及“娘家人”的发难程度中可完全窥得平时是否孝敬“老人”、丧事办得是否妥贴等。

  当执事者一声:“娘家人到!”我、老公、小叔子和他的媳妇便被“本家人”挽扶着“哭”出去迎接婆婆的“娘家人”。近八天了,泪都不知流了多少,被人扶出灵堂的一刻,我赶紧拿了别人塞到我手上的哭杖柱了便出去。“傻媳妇,快哭呀,平时你倒能哭,这关键时刻你怎么了?哭不出来假装也得装呀,快哭!别人都瞅着呢。”搀扶我的两位大婶着急地提醒我。我这是怎么了,咋就哭不出来了?可我又不会装,该咋办?从远处看,黑压压的一群人,我知道婆婆的“娘家人”来的不少,听说三个姨妈和姨夫们还有他们所有的五个儿子及五个儿媳全部来了。

  朗朗的天,此时突然起风了,走着走着,听着老公、小叔子和他的媳妇在风中“呜呜”的哭声,又一阵风刮起,卷起一缕黄尘直奔婆婆的“娘家人”,仿佛是婆婆的灵魂在替没哭的我遮掩,恍惚中觉得婆婆的三个妹妹--我们的三个姨妈表情木木眼睛呆呆地在风中一动不动地哀立、呆看。

  “二姨、三姨、四姨呀,俺‘们’不在了,她不在了,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这几年我自个都顾不上自个,更没侍奉好婆婆,您老要打要骂就随你了。”不知咋的,我竟然没哭只是有些悲伤喃喃不停地说出了许多费话。直到走近三个姨妈的身边,我“扑通”一声双膝跪下扑倒在地,“哇......”地一声,如雷电暴发般震耳欲聋,连我自个都不相信那种声音自我而发。这一发而不可收拾,我竟然悲痛欲绝,哭尽了几多年与婆婆相处的难舍情份、哭尽了这些年自个在外艰辛打拼受尽磨难的委曲。

  “孩子,快起来,姨妈们都知道你这些年的不易,你尽心尽力了,你‘们’一直说有你这样的儿媳是他们一家人的福气,也是她的福气,更是她儿子和孙子的福气。孩子,不能再这样哭,姨妈们看了心碎,会更难过的。”

  可能是听了几个姨妈的话没责难的意思,搀扶我的两位大婶拼了劲的从地上拽起并拖着悲痛的我拐回头再次往灵堂里走,走,走,我还是一个劲地哭,哭,哭,直哭得天悬地转、直哭得天昏地暗......
婆婆的“娘家人”到后,“阴阳仙”宣布要“钉棺盖”了,他把大家准备好的婆婆生前喜欢玩的24张小骨牌的袋子轻轻地放入棺内婆婆的身边,接着就开始“梆梆梆梆”地钉棺盖,孝子们的心都仿佛被钉痛被刺碎,大家又痛失声痛哭。

  之后,全部嫡系与我同辈的孝子都换上带麻绳麻布棉籽的头孝,大家都披上娘家或婆家所送白布祭礼缠绕上身,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披麻戴孝”了吧?

  我给自个和老公分别缠上我娘家妈妈给我们的“搭布”,这“搭布”分别为一丈六的白布,按男左女右分别搭在肩上,好然后分别又在各自腰间缠上一圈最后在左后方打个结随意放下。

  转眼已至正午12点,大部分亲友祭礼完毕,之后开席,当地农村时兴“三八”水席,即“四热四凉”八盘菜八大碗八小碗各式各样的汤。孝子们则吃得比较简便,就在灵旁随意吃了碗“小酥肉丸汤”外加一馒头点心。“水席”结束,老公、我、小叔子和小叔子媳妇四人“哭”着被本家婶子搀出去在亲友面前跪谢,这也就意味着快要起灵出殡了。

  近下午两点时分,三声炮响过后,起灵时间到,全体孝子以男女亲疏为顺序,男孝子中,我那老公、儿子及小叔子在前,大伯家的儿子、孙子、重孙、婆家与大伯家的姑爷们、外孙们在后;女孝子中,我、小叔子媳妇及大姑姐在前,后边依次是三个小姑子、一个外孙女、大伯家的女儿、重孙女们等。按执事者安排,大儿子的儿子即孙子“背F”即“扛幡”,二儿子媳妇摔“劳盆”,其他孝子全部按要求,依次叩首祭奠,每个人均柱着一副“哭杖”哭着缓缓地,缓缓地迈出灵堂。

  随着大喇叭里的哀乐响起,执事者宣布追悼会开始,第一项,先为婆婆默哀三分钟;第二项,村委会代表为婆婆致祭文,主要是追记婆婆的平生事迹,评价婆婆的和善为人;第三项,由我老公代表婆婆的孩子们致悼词。听得出,老公致悼词时的心情特沉痛,他几近沙哑的嗓子发出撕心裂肺般的语言,让所有的孝子们痛哭流涕且长跪在地久久不起,引无数街坊邻居扼腕叹息,潸然落泪。 

  什么都记不得,什么都看不清,我不知道那时的眼泪怎么会那么多,更不知道那时的心情怎就会那么痛,特别是当看到很少掉泪的儿子柱着一副“哭杖”“背F”失声痛哭地走过去、老公一把鼻涕一把泪嚎哭着一步一叩首趔趄地走过去时,我的心都碎了。我边哭边自言自语道:“‘们’呀,您怎么就不心疼你的孙子呀?他正在补习还没考上大学呢,您怎忍心让他丢下课业来这样悲痛地送您呀?‘们’呀,您为什么走得那样匆忙那样不留恋家人呀?怎忍心让您那“娇气”的儿子从此没了娘亲了呀?今后谁还会无私地心痛和牵挂他这个没娘的‘孩’呀?今后谁还会为我替这个没了“主心骨“的家操劳分忧呀?还有俺那身体欠安的老公公,您狠心地撇下行动不便的他该咋办呀?......”

  一阵风吹过,风声一阵紧似一阵。吹鼓手开道,仪仗队在“哭葬队伍”两边,护送长长的送棺队伍出村。村头的大道一字排开十辆车,根据执事者安排各就各位,送殡队伍在风中缓慢地前行,前行......

  老公家的坟地在面北朝南的半山坡上,站在那里往下望,家乡就在正前的下方,视野极为开阔。长久以来,一直认为老公家的坟地很不错,想想“之后”能葬身在这山青水秀的地方蛮不错。可当看到婆婆的棺木就要放进那挖好的几米深的土地里时,心痛得要命,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执事者根据当地习俗,让我与小叔子媳妇各从婆婆的墓里抓了一大把泥土,用衣服兜了后,要求我们俩一路上谁也不搭理谁以最快的速度往家里赶,当然现在以车代步了,老公让他那司机接我们重回婆婆平时住的家。

  车刚到家里的胡同口站稳,我们俩便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家走,见到在家里执事或者招呼的人也不能说话,到了家门前,向后转朝外跪着行了礼起身再往里边走,一道门行一次礼,走了三道门行了三次礼,最后抓出拿回来的土放到婆婆平时用的厨房“老灶爷”牌位的边上。那一刻,我从心里默愿:“愿婆婆的在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保佑全家人平平安安,和谐幸福;保佑老公公身体康健,寿比南山!”

  做为儿媳,至那时那刻,算是完成了全部做媳妇该完成的任务。至于今后“做七”,即每逢七天一祭,“七七”“四十九”天才结束的“做七”的礼节,那是后话,暂且不提。

  婆婆走了,家里突然间似变了个样,不仅散乱了许多,且有种难言的冷寂。望着这个婆婆辛勤操持的和谐之家,看着这个现在没了婆婆的冷清之家,我已没了眼泪,只有心痛,心痛!我的心在滴血,滴血!

  孝子们还在山上掩埋婆婆的棺木,还要给比婆婆早走的爷爷奶奶大伯烧些纸钱,还要把所有婆婆的纸祭品全部“送上天”,同时还有一些个小小的祭祀活动。这些,已跟我这个做儿媳的无关,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守好这个婆婆丢下来的“家”。

  唉,婆婆走了,我那可亲可敬的婆婆走了,至11月26日,她是真的走了,没留下一丝的痕迹。两周无闲话,全身像被榨干了血气,全身无力,四肢不想动弹,上下班均没了精神,只有长吁加短叹,平时只想睡觉,只想睡觉,更想一睡不醒......

结束语

  死亡对于人们来说是没有办法避免的,茫茫宇宙,大千世界,人们在这里诞生、成长,直到最后的死亡。而几千年来人们形成的丧葬礼仪,尤其是我国现代农村的丧葬礼仪,虽然繁琐,但不无价值。特别通过此次给我的至爱亲人——婆婆做的葬礼,让我感受颇深。我们的丧葬礼仪,确是达到了既让逝去的人“满意”,也让活着的人安宁,更让活着的亲人们倍加珍惜身边人的良好愿望。在整个丧葬的过程中,我深深感受到了这个过程非常重要,它是生者与死者的对话,两者之间存在着一个坚韧的结——念祖怀亲。这个结,表现在生者和死者之间的实体联系中,也表现在两者之间的精神联系之中,它也揭示了中国人对至爱亲情间生死观的深层内涵。
我的婆婆走了 - 太阳 - 【笑看】天下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